经济文化当前位置:文成新闻在线 > 经济文化 >

综合授权本身就是重要改革:深圳改革开放再上

时间:2020-11-05 06:30 来源: 作者:admin666

10月18日,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正式发布。

首批授权事项清单共有六大类40条,其中包括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13条,营商环境方面8条,科技创新体制方面6条,对外开放方面7条,公共服务体制方面3条,生态和城市空间治理方面3条。

10月18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指出,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在中央改革顶层部署下,会同有关方面全力抓好深圳先行示范区综合授权改革试点方案的落实,推动各项改革举措尽快落地取得。

深圳市长陈如桂表示,这次综合改革方案的含金量是很高的,支持力度、探索空间都是前所未有的,当然改革的使命责任也是前所未有的。不仅要求我们先行先试,更要求我们先行示范、系统集成,必将推动深圳改革开放事业再上新台阶。

综合授权本身就是重要改革

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

此次发布的40条授权事项清单与综合改革试点方案之间是何关系?

宁吉喆介绍,综合授权有别于此前改革试点通常实行的“一事一议、层层审批、逐项审核”的授权方式,是在中央改革顶层设计和战略部署下,以清单式批量报批的方式推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授权清单是批量授权的重要载体,是改革方式方法创新的重要体现。列入清单的事项实施备案管理,除明确要报批的事项,其他不再逐项报批。这种方法本身就是重要的改革。

据统计,首批授权的40个事项中,20多项需要突破现有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涉及到近百项具体法律法规和政策条款的调整,体现了中央授权改革的力度和深度。

陈如桂总结,综合改革试点至少有“三个首次”:一是党中央首次为一座城市量身订做了新时代的改革总纲领;二是首次采取“实施方案+授权清单”滚动推进的全新方式授权改革;三是首次以清单批量授权方式赋予地方在重要领域和关键改革环节上有更多的自主权。

改革开放是深圳这座创新之城的基因,事实上,综合改革方案中的一些改革事项,深圳已经破题。譬如,资本市场的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已顺利实施;《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已经立法通过,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部有关个人破产的立法;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正在深圳开展;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加快实施,技术成果转化制度创新、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等事项也在有力有序地推进。

为了保障改革事项的推行,前述综合改革方案提出,广东省要积极为深圳开展综合改革试点创造条件,加大行政审批、科技创新、规划管理、综合监管、涉外机构和组织管理等方面放权力度,依法依规赋予深圳更多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

广东省副省长林克庆在发布会上表示,广东省在累计下放1480项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的基础上,按照应放尽放、能放全放的原则,年底前再下放一批省级权限,并探索实施省级行政管理权限负面清单的模式,赋予深圳更大的改革发展自主权。

协同区域空间资源

对于深圳而言,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在于,发展空间不足。这也是诸多观察人士期待的40周年“礼包”——深圳是否会增加土地空间?

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庄少勤在发布会上解读表示,这次实施方案赋予深圳市更大的土地审批自主权,目的是要深化审批制度改革,解决建设项目“落地难、落地慢”等审批效率问题,提高空间资源的配置效率。放权实际上放的是改革的权,不是扩张的权。是为改革提供更大的改革空间,而不是城市建设的规模。

某种程度上,“改革的权,不是扩张的权”更有着探索可复制经验的意义。

深圳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深圳在发展过程中,在全国最早遇到一些问题,比如人口集聚规划与空间资源之间的矛盾,深圳率先探索,率先提出解决方案,为全国提供示范。

改革本身,必然也将为深圳解决现实困境提供路径。譬如,上述首批40项授权事项清单提出,充分利用市场机制盘活存量和低效用地。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后,重点做好未完成开发投资总额25%的闲置工业用地的处置工作,可以采取提供交易鉴证、预告登记等方式,优化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保障交易安全。未经批准,工业用途不得改变。

从更大的方向来看,庄少勤指出,实施方案提出,允许深圳统筹建设用地、用林规模和指标,在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完成后探索按规划期实施的总量管控模式。这句话里有两项重大政策,一是允许深圳市统筹建设用地、用林规模和指标,意味着可以通过国土空间规划统筹各种空间资源,包括优化永久基本农田保护红线、生态保护红线、城镇开发边界等控制边界,这是坚守安全底线的条件下的优化布局。

二是如何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尤其是中央提出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将深圳市放在更大的新发展格局中优化区域空间布局,形成区域开放式、网络化、多中心、集约型的发展格局。深圳市就可以在开放的背景下,不仅用好自己的资源,也可以充分协同区域资源,使未来的发展空间得到更有力支撑。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改革事项的逻辑看,深圳的空间扩展要基于城市的精细化、智能化治理。另外,跳出深圳,深圳空间扩展也将豁然开朗,作为大湾区的重要引擎,深圳应当有这样的空间革命意识,围绕产业链,在粤港澳大湾区这个更大的范围内谋求空间资源协同。

(作者:王帆 编辑:张星,张伟贤)

上一篇:9月信贷社融再超预期 “稳货币+宽信用”将延续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