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之一屋二夫】【作者:凤飞天际】      
本帖最后由 梦幻雪域 于 2009-9-15 09:23 编辑 个人感觉比较经典的色文,但未写完只到22章,在下抛砖引玉如有高人知道后续文章,请跟贴发出,本人将非常感谢!另如有重复主题请斑竹编辑处理! 一、不速之客 「珈珈,有件事跟妳商量一下?」欢爱过后的丈夫,从平躺的休息姿势翻转侧身,表情有些严肃的问着。 「干麻呀!一付郑重其事的样子。」看着丈夫的神情,我觉得有些好笑。 「中午我在公司接到大哥的电话,他说……」一向说话干脆的丈夫,变得拖泥带水。 「大哥说什么?」 「算了,我再跟大哥说吧!」他又把身子躺平了,自个把话又吞了回去。 「到底什么事啊!跟我说说嘛!」他倒是算了,可我却是一颗心悬着了。 「大哥说想让靖尧来我们这住一阵子。」终究是按耐不住。 「啊!」难怪他吞吞吐吐了,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生活素质的事呢! 「我就知道妳不会同意的,当我没提吧!明天我找个理由回绝大哥吧!」 「我没说不答应啊!」但也没答应,总要有时间让我考虑一下吧! 「那……妳的意思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在他眼中蔓延。 「大哥从小就照顾你,这点小事都办不到,还怎么做你的媳妇啊!」 「我就知道妳是我的好老婆。」丈夫转过身搂着我,再一次揉进他的怀里,不安分的手又开始抚摸我的身体。 不过就是答应帮大哥的忙,也值得他那么高兴,有时候觉得男人其实也很容易满足的。 ※※※ 康靖尧是我大伯的长子,今年刚从部队退伍,从小在东部长大,大学念的也是东部的大学,准备到北部来求职,正好他的叔叔、我老公──康仲耿,在大台北地区有一栋不小的房子,家里的空房间还够容纳得下一个二十四岁的大男孩。 傍晚,下班后,我和仲耿一块到火车站去接这个侄子。 「好些年没见到阿尧了,不知道变成怎样了?」我好奇的想象着。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是在我结婚那一天,后来有机会回东部时,他都刚好不再家,也没碰到面,他长什么模样我都不记得了。 「还不是老样,安静的很,不怎么说话,有点孤僻。」仲耿随口说了几个形容词。 「啊!会不会有自闭症啊!那很难相处吧!」现在担心会不会太晚了。 「还好吧!」男人似乎永远不会为这种事而担忧。 到了车站,远远的就看见一个个子高高的、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的大男生,提着一大包行李,站在火车站前的阶梯上,眺望着远方,直觉告诉我,他就是康靖尧。 仲耿让我在车上等着,向那个大男孩走了过去,男孩的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两个人为了行李挣扎半响,最后还是由男孩提着他的行李跟着仲耿向车子走来。 看他们走了过来,我也开门下车。 「婶婶妳好。」男孩很有礼貌的向我问好。 「你就是阿尧啊!长这么高了,要是走在路上我都认不出来了。」虽然记忆中的他已经不复清晰,但是跟眼前这个至少有一米八的男孩出入肯定很大的。 「上车吧!回家再聊。」摆放好行李,仲耿催促着我们上车。 ※※※ 我把靖尧安排在书房隔壁的客房,和我的卧房的距离比较远,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晚上会传出什么声音让他听到了。 家里多了一个人,有时候还真的很不方便,比如不能在客厅吃老公的豆腐,不能穿着睡衣或光着身子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不能……禁忌越来越多,但这些都在靖尧的体贴中化解了。 没想到这么大个的男孩子心思相当细腻,每当我在做菜时,他都会在旁边当我的助手,虽然话不多,却反有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好像我想要什么东西,还没说出口,东西已经到我手上了。 我炒菜的空档,餐桌已经擦拭干净,碗筷也备妥,每炒完一道菜,他总会及时从我手里接过刚乘好菜的盘子,迅速的端到餐桌上,然后赶过来帮我洗锅子。 偶尔调味时稍有个失手,让菜变咸或太淡,他也是把菜吃的一乾二净,有时真怀疑他是不是没有味觉。 吃完饭后,他二话不说收拾起桌上的餐盘碗筷,当然也顺便洗干净了。餐后,还会切好一盘水果,泡上一壶清茶。 看着他辗转忙碌的身影,就是再多的不便也因为他的勤劳体贴而消失无踪。 这么好的男人,将来谁要嫁给他,一定是幸福的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做骚妻】【作者:不详】
评论加载中..